> 新闻 > 原创 >

西北边陲当排长,我最难忘的是戈壁滩上那

2019-05-16 02:42:32     来源:中新网     责任编辑:刘欣

西北边陲当排长,我最难忘的是戈壁滩上那

每每回想起我在西北边陲的戈壁滩当排长的那段时光,战士们那一声声真情流露的吼声,如一串串带着绚烂火焰的音符,穿越时空萦绕在我的耳畔,让我觉得那段苦中有乐的日子,仿佛就在昨天,不曾远去。请关注今日《解放军报》的报道——

西北边陲当排长,我最难忘的是戈壁滩上那

戈壁“狮吼”

■颜 波

每每回想起我在西北边陲的戈壁滩当排长的那段时光,战士们那一声声真情流露的吼声,如一串串带着绚烂火焰的音符,穿越时空萦绕在我的耳畔,让我觉得那段苦中有乐的日子,仿佛就在昨天,不曾远去。

时光回到6年前。盛夏的北疆,晚上十点以后天才会彻底黑下来。送我们那批新排长下连队的火车,在人烟稀少的戈壁滩上开了一天一夜。从军校毕业被分配到边疆的我,情绪随着车窗外愈来愈荒凉的场景也难免有些失落。

途中不断有人下车,而我一直到最后才下车。很明显,我被分到了离支队机关最远的一个中队。

第二天起床后,我发现,从普通一兵到中队干部,他们的脸都是黑亮黑亮的,且黑中还带点微红。戈壁雨水较少,阳光比内地要毒辣得多,空气也十分干燥。夏天洗过的衣服,晾在太阳下,一小时不到就干了。

没到半个月,我的肤色和中队的战友们就差不多了,手臂和后背还被晒得掉了好几层皮。晚上洗澡时,轻轻一搓,晒伤处的死皮便会脱落,露出白中带红的嫩皮,火辣辣地疼。

体能训练时,队长拉起我的手臂看了看,拍着我肩膀说:“不到半个月就掉皮了,不错,说明你进入角色很快嘛!”我并没有因为受了表扬而感到高兴,心底里越发想念起山清水秀的川南老家。

初到中队的那段时间,我的话很少,战士们主动和我说话,我随便应付两句便默不作声,我的脸上几乎没有过笑容,每天最盼望的就是熄灯号。疲惫不堪的身子终于可以躺下,是当时最幸福的感觉。

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,早上出完操,队长突然对我说:“今天让你见识下咱们的一项独门绝技——狮吼功。”

“狮吼功不是武侠小说里金毛狮王谢逊的独门绝技么?难道咱们战士也会?”强烈的疑惑让我突然有了些兴趣。

“没那么玄乎,就是每个人吼上几嗓子的事儿!不过很有意思,我现在给你说不清楚,去了你就知道了!”队长说完就去洗漱了。

我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心中不屑地嘀咕:“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吼了又能怎么样,谁又能听得到?”

黄昏时分,队长亲自吹了一声长哨,集合队伍朝着营区北侧的一片胡杨林出发了。大家却显得格外兴奋,队列里时不时还有战士三三两两交头接耳,平时对队列纪律要求近乎苛刻的队长也没有去制止。

穿过胡杨林后,对面是一片更加空旷的戈壁滩,眺望尽头,远处的天山在晚霞的照耀下被镶上了金边。

“开——吼——!”队长双手捏拳,拉着长而重的腔调,用了近一分钟才将这两个字吼完!然后转身坐在了队伍的一侧。那一刻,我觉得队长并不像个中队的主官,而像是一位带头起哄的大哥。

“我先来!”年近三十的炊事班长老陈起身大步走出十来米,手掌成八字形贴在嘴角,深吸一口气,使出浑身力气,用他那陕西老家的方言:“媳妇儿!俄(我)想你啰!娃儿,俄也想你啰!你个小瓜皮(傻小子)要好好听你娘勒话!不然俄回来打你的屁股蛋儿,媳妇儿,等着俄,还有不到半年俄就退伍啰……”

老陈一张嘴,场下便开始哈哈大笑,一直笑到他吼完,有的战士笑得都咳起来了,我也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了起来。

然而,吼完后的老陈却不乐意了:“笑个啥呢笑,等你们当了爹,就知道牵挂媳妇娃娃了!”

“妈!儿想你啦!儿……儿……现在当兵,要……站岗,回不了家,等我转了士官休假回来好好……好好孝顺您!爸!你放心,我到部队后比以前听话多了!我学会了自己洗衣服,我……我……唉,不知道说啥了,反正我就想让你们放心!呜……呜……爸!妈!我是真的想你们啦!”来自四川的新兵小张吼着吼着突然哭了起来,原本自认为泪点很高的我,也跟场下的许多战士一样,听着听着掉下了眼泪。

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有下士小刘。他缓缓地走出队列,脸上流露出沉痛的悲伤。停下脚步后,他从迷彩服裤兜里掏出了厚厚的一叠信,拿出打火机将其点燃。在干热的空气下,信很快便化成了灰烬,然后他用双手在沙地里刨了个坑将一堆纸灰给埋了,又狠狠地在上面蹬了几脚,然后便开始了仰天长啸:“我失恋了!我失恋了!,祝你幸福!没有你,我的当兵生活照样会有滋有味,我不颓废!”

那天,除我不好意思外,中队的每一名战士和干部都先后吼出了自己最想表达的心声,吼得真切实诚,吼得毫无保留,吼出了未来想要追求的东西,吼出了自己最牵挂的人和事,吼出了埋藏在内心里令自己最压抑的东西,吼出了自己在情感等方面的失意和振作的宣言……

平日里,这个连续18年被支队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的中队官兵,在训练、执勤、生产等各项日常工作中,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有着用不完的劲儿,意志力和忍耐力特别强。那场“狮吼”过后,我感到这种精神变得更加具体鲜活了。我看到了战士们内心更加真实立体的一面,也让我开始细细思考,开始省察我内心的脆弱与渺小、狭隘与偏执。

处在风华正茂的年岁,每个人都向往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和高尚品格,也都有宣泄和表达自己真实情绪的权力。在艰苦环境下当兵的战友们也一样。更加可贵的是,他们一直保持着一颗坦诚、热爱、勇敢的心,让自己在短暂的宣泄和表达后,更加清晰地认清今后的方向,更加透彻地懂得善于取舍与忍耐的意义,更加满怀激情地投入现实奋斗中去。在我看来,那场“狮吼”,战士们对各种情绪的宣泄和表达,并不仅是释放和表达,更是一种鞭策自我勇敢前行的宣言。年轻的他们已经明白这个道理,敢于承认真实的自我,才能在人生路上取得更大地改进和突破。

那天过后,我开始渐渐地融入到了这个集体,与大家的话也多了起来。在中队待的时间久了,我才知道,差不多过上一个月,中队都会组织这样一场“狮吼”。我也开始加入其中。每一次撕心裂肺的纵情呐喊,都会给我以坚定和鼓励,让我看轻挫折和失意的打击,让我学会去热爱,让我对人生看得更远更透彻。

凡注明来源栾川网栾川广播电视网皆为原创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